陆清辞

清辞,请辞

轻舟已过万重山(1)

武侠paro

背景是江湖中的清宁小镇

本来以为能一波码完的,现在看来还是一点点来吧

  

  
  
  
其实早就知道了,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天天笑眯眯长的很帅的船夫一定不是个正常人。

不对,说错了,普通人。

黄少天坐在岸边愤愤的向溪流中掷着石子。

从最开始看到他的时候就觉得不对劲,哪有普通人长的那么俊俏像神仙一样,一颦一笑都像带有仙气,把整个镇子上的姑娘三魂六魄都勾了去。

就连娘看到他之后都止不住的在黄少天面前提:“你看看新来的那个船夫哟,长的那叫一个俊俏。”

当时黄少天还不以为然,作为前一段时间镇子上姑娘们公认的“全镇最俊俏”得主,那人再俊俏能俊俏到哪去。

直到十天前黄少天随家人走亲戚,上了那人的船,猛地一抬头,这才突然明白那迂腐唠叨的夫子说的“君子如玉”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当时只觉俊俏已经无法形容那人了,简直就是神仙下凡。

现在的黄少天只想扇十天前的自己一巴掌,那是和你抢秀姑娘的人,你忘了自打他出现秀姑娘都不来找你了?还看着人家看呆了,你看呆也就罢了,你还对着人家傻笑,还脸红。

黄少天又向溪水中使劲投了块石子。

他越想越生气,甚至都想把十天前的自己直接踹下船。

怎么就这么没出息呢。

黄少天烦躁的抓了抓头发。

黄少天才刚满十七,正是所谓情窦初开的年纪,又天天想着要学武,好入了江湖行侠仗义,当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

英雄自当配美人,黄少天心里的小九九就打到了秀姑娘的身上。

秀姑娘是镇上最漂亮的姑娘,又琴棋书画无一不通,连那迂腐的夫子提到秀姑娘都抿着胡子连连点头。

本来那人没来之前,秀姑娘已经应了他好几波出去游玩的邀请,那人一来,之前的努力全都打了水漂。

五天前黄少天想着旁边小山上的桃花都开了,远远看去一片粉红,若是约了秀姑娘去游玩,看着秀姑娘在漫天花瓣中起舞,美景配美人,岂不是一大乐事。

黄少天兴致勃勃的去敲秀姑娘家的门,却又死气沉沉的回到了家。

原因无他,他去的时候正看到秀姑娘眉目含情红着脸绣着一只荷包,看到他之后连忙放下手中的活计,拉着他坐下。

黄少天心中一喜,还以为自己多次的邀请终于起了作用,结果秀姑娘一开口,黄少天只觉脑袋“嗡”的一下。

秀姑娘说,她喜欢上了那撑船的船夫。

秀姑娘说,那船夫姓喻,名文州。

秀姑娘说,她不知道如何表达爱慕之情,只好偷偷给那船夫绣了个荷包,到时还得托黄少天帮忙送去。

秀姑娘说,她想荷包的样式想了好几天,最终用了谐音,喻通鱼,文通纹,州通舟。便是舟于水纹之上,鱼在水纹之中。

黄少天听着秀姑娘讲,苦哈哈的跟着乐。

你看,这就是我喜欢的姑娘,心灵手巧,精灵古怪,聪明又讨人喜欢。

可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黄少天揉了揉秀姑娘的头,夸了她几句,又给她打气说秀姑娘你这么好,那人怎么可能不喜欢你。

然后逃跑一般溜回了自己的家。

倒在床上,愣愣的盯着上方飞舞的尘埃,禁不住回想起初见那船夫时那人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

是啊,他那么好,秀姑娘怎么可能不喜欢他。

和他比起来我黄少天,又算得了什么呢。

黄少天感觉到眼中的酸涩,侧过身闭了眼,沉沉的睡去。

听说梦里什么都有。

子爵大人真是。。。让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在院子里下了个蛋什么鬼啦
不过开出了个五星背景,开心

人生读后

受了瑞子 @瑞可奇 的推荐看了人生,看完之后,我只有一个想法:“咬死她”

真不愧是看一次致郁一个月的起点第一(虐)爽文。

哭死我了。

第一次看小说,哭成这个样子。

之前觉得因为自己阅过n多虐文,早已麻木。即使他极力推荐。我当时也依旧不认为我会哭成个什么样子。

嗯,真香xxx

我果然还是太年幼无知了。

其实看前面大约80%的时候。我心里除了悲伤,大部分是恶心愤怒。

就是内心疯狂爆粗口那种。

就连公认最虐的地方,我都是带着愤怒和冷笑看完的。(就是黑水狱)

之前看有人说人生二哥是类似抖m的存在。

我当时还不服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xxx

其实我觉得二哥其实不是抖m,他更像是个死物,有感情的死物。

我这里说的不是像人生中王母和玉帝那个样子由于没有感情而被称为死物。

二哥是因为他活着,所以他死了。

的确,二哥有感情。会愤怒会悲伤,会厌弃,会嘲笑,会因为温暖而微微一笑。

但二哥同时也是没有感情。他对他自己毫无感情可言。活着只是为了保全三妹一家,为了救出母亲。

他心中第一位是三妹,是沉香,是母亲。第二位是兄弟,是龙四,是嫦娥,是小狐狸。第三位是三界众生和他自己。甚至他自己都在三界众生之下。

这样的他又如何能算活着?

倒不如像之前有读者说的一死了之。

其实对我来说,整本小说里最虐的,并不是那3000年,也不是黑水狱。

而是小木屋。是他清除小狐狸记忆。是他引发忘忧草效力。

哮天犬失忆那部分,我看了很多遍。

每一遍都是眼眶发红。

伴随着水声和桃林,香喷喷的大骨头,爱做梦的流浪狗。

每一个字句都直戳人心。

看到他所爱的人,如此残忍的对他,我心里只有愤恨。

但看到给予他最后温暖的人,一个个被他推走送远,我的心中却是无尽的悲伤。

在看完之后,曾经和瑞子说,三圣母根本不值得。除了二哥本人,任何人都不值得。

如果他活着,是为了让他受尽无限痛苦,倒不如从最开始,盘古大神就将三界全部毁灭。

瑞子给我推荐了很多据说是解毒良药的文。

比如逍遥游,然而逍遥游,我是第一个看的。

再比如噩运,还有另外的几个人生续文。

我准备一个一个看过去。

希望能结了我现在心中的郁结吧。

顺便说一声,语音打字真好用(笑

【双叶】忆

1.

一觉醒来,叶秋惊恐的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
难道是被仇家绑架了?
叶氏集团虽说家大业大,在全国都小有名气,但为人处事亲和,仔细想想,竟是没什么仇家。
而且,叶秋看了看自己的处境,忍不住吐槽之前自己的想法
哪有绑架人还把人好好放床上盖上被子的。
叶秋掀了被子下床,试图找一些能够证明自己处境的物品。
刚站起来,床旁边的柜子上一样东西引起了他的注意。
是一张身份证。
叶秋拿起身份证随意的看了一眼,是他的身份证,刚想放下,却被卡片下方的一行字吸引了眼球。
办理日期:2010年x月x日。
叶秋沉默了一下。 
这不是被混蛋哥哥拿走的那张吗?!怎么在这里?!
这时,裤兜里的手机叮铃铃铃响了起来,
叶秋掏出来一看,
来电标注:老弟

 

2.
叶修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睡在家里,还是叶秋的卧室。
大概是梦吧,叶修自嘲的笑了一下。
自己离家出走已经有将近4个月了,怎么可能在家里。
不过自己是有多想叶秋那个臭小子,做梦都在他卧室里。叶修腹诽道。
揉了把脸,既然是梦的话,那就既来之则安之,好好转转,就当是回趟家了。
环顾四周,他推开了门准备到处转转。
“这梦还真真实啊”叶修看着周围熟悉的环境感叹了一声。
他先是走到自己的房间门口,推门走了进去。
房间空空荡荡的,里面的物事几乎全部被搬走了。
叶修愣了一下,随即笑了笑,自己走了,老头子当然不会把东西留下 ,肯定被自己气疯了吧。
“真是真实的梦啊”叶修又忍不住感叹了一遍
他下了楼,开门的声音响起,是家里的佣人。
“秋少爷你醒了啊。”
“张婶,辛苦了,一会吃什么?”
“我买了老爷最喜欢的菜,自从你哥走了之后呀,老爷一天天阴沉着脸,给他做点喜欢的,让他高兴点。”
......我哥走了之后?
...... 蛤?叶修可没有哥啊,有哥的明明是叶秋。
再想想自己醒来的地方和自己没注意的方才的“秋少爷”
叶修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什么。
“张婶,我....是谁?”
佣人一脸惊讶的看着他,
“你是叶秋叶少爷啊,怎么了吗?不会发生什么狗血剧情失忆了吧?”
压住了心中的惊涛骇浪,学着叶秋的样子彬彬一笑,
“没事,张婶,你去忙吧,我上楼了。”
留下一脸莫名其妙的佣人
回到叶秋的屋里,叶修一脸凝重。
这梦...也太过真实了吧....
但如果不是梦呢?
叶修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他迟疑的掏出衣兜里的手机,
叶修从来手机都是放在裤兜里的,只有叶秋才是放在衣兜里。
之前发现手机在衣兜的时候他并没在意,现在想想....
他点开手里的iphone4,给自己的号码打了个电话。
姑且一试,如果是梦的话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输入到一半的时候,手机自动显示出联系人“混蛋哥哥”
...... 好吧。如果这还是梦的话那真是逼真过头了。
叶修拨了过去。

 
4.
叶修睁开了眼睛。
“呼,怎么梦见那件事了。”
想想,已经是十多年前了。
那一次,他和叶秋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怎么办,只好先互扮对方,也多亏是从小相伴到大的亲兄弟,虽然有的时候会露馅,但终究无人发现。
最先遇到苏沐秋的其实不是他,而是叶秋。
叶秋好不容易从家里逃出来,但又不知道干什么,便接下了哥哥的想法,打打游戏,熬熬夜,对那时候的他来说倒是不可多得的美好生活。
在一个网吧里打游戏的时候,披着叶修皮的叶秋认识了苏家兄妹俩。
打jjc被苏沐秋轻易的干掉,叶秋看着苏沐秋电脑上出现的“胜利”
咬牙。
“等着,我总有一天会干掉你!”
苏沐秋笑眯眯“好啊,我等着。”
当天晚上,叶秋在和叶修每日电话中吐槽苏沐秋,并表示自己要好好练习手速,技巧,战术,早日打败苏沐秋。
却没想到,第二天再醒来的时候,两人已经回归正常了
叶修早被长期的学习生涯逼得临近崩溃,总算换回来了,他自然开心的很。
给叶秋发去短信告知最近记的学习笔记的位置之后,叶修愉悦的推开了出租屋的门,是时候去会会那个叫苏沐秋的家伙了。
然后便是很简单的事了,两人“打”成了好朋友,两年之后的冬天,荣耀第一区开服,三年后的冬天,荣耀第二区开服,公告觉醒任务,散人存在意义被抹杀,再过一年....
.........
再过一年,也就是2015年的夏天,约定好的两人忽然少了一个。
剩下的一个人背负着两人的希望继续前行。
叶秋与叶修也并非没有联络,只是防止老爷子觉察,只能抽出闲暇时间互相打个电话。
直到叶修当众暴露身份,甚至用回了“叶修”这个名字。
叶秋才以“找好长时间没出现了的哥哥回家过年”溜到了兴欣网吧。
进入网吧的一刹那,叶秋产生了一种穿越感,仿佛又回到了当初“上了叶修身”的时候。
看着一脸惊讶的陈果,他笑着问“请问,叶修是不是在这里?或者说,是叶秋?”
 

5.
叶秋当时是真没想到自己的酒量那么....咳咳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在昨天那个叫陈果的老板娘指给自己的叶修住的小储物间里的床上躺着。
鞋放在床下,被子被严严实实盖着,不用想都知道是谁干的。
穿上鞋出了门,看到混蛋哥哥在昨天自己坚持要睡的沙发上,小心翼翼的把他扔床上轻轻的关上门,简单的洗漱后,发现老板娘还没起床,就出门去旁边的超市买了些吃的。
陈果下楼,叶秋招呼她吃一点,然后就溜去了叶修昨天坐的机位。
正在那里看着叶修存在桌面的各种东西,结果“砰”的一声,一大堆礼花袭来,吓得他直接站了起来“什么东西?!”
转过头,看到了一个有点眼熟的女孩子。
“你是谁?”这个妹妹好生眼熟,似是我见过的xxx
“我是苏沐橙。”
“苏沐橙?”熟悉的名字
“你不认识啦”苏沐橙一摆手,低头摆弄手里的东西
苏沐橙?...是当初跟在苏沐秋后面那个被天天护着的小女孩吧?转眼倒是这么大了。
他看着苏沐橙懊丧的说,“又弄错了,这下可没有了。”
“没有什么了?”叶秋好奇
苏沐橙举了举手中的礼花筒,展示给他看
“再买一个呗”叶秋不以为然的挑了挑眉
“这是我自己做的。”苏沐橙撇嘴
叶秋看了看自己和陈果身上的礼花和依旧在空中飘的礼花。了然
“怪不得礼花这么多”
叶修下楼之后,叶秋便准备离开,本来来这也就为了看看他,人看到了知道他还好好的活着那也没什么担心的了,和两个女生告了个别,看自家哥哥完全没有理自己只是专心摆弄电脑,也没说什么,走了。

 
6.
叶修简单的洗漱了一下,走出了自己的卧室。
第十赛季他宣布退役后,他就回到了家里。
自从自己回来了之后,叶秋那家伙一直想着逃跑。
多大的人了,还想着离家出走。叶修嫌弃的想
迎面碰上了明显也是刚起床的叶秋,叶修快走了几步,揉了揉他的头,把他的头发揉的乱七八糟,心情愉悦的笑着下楼了。
叶秋愣了一下,嘟囔了一句“混账哥哥”,赶忙理好头发,这要是老爷子看到了会骂的。
走到餐厅,老头子早在餐厅坐着了,他看了一眼前后步入的兄弟俩。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等到他们全都坐下开始吃早餐的时候,才慢条斯理的叫了叶修一声。
“嗯?”叶修正在喝牛奶。
“竞技总局的局长给我打来电话,说让你去当什么荣耀世界邀请赛的领队,这种为国争光的事,你不拿个冠军回来就不用回家了”老爷子一脸理所当然
叶修差点把牛奶喷出来,怕真喷出来又要挨骂,好不容易表情微妙的咽了下去,这才松了口气,跑到一边大声咳了起来
叶秋看着他的表情憋着笑。
“小秋你也跟着去。”老爷子慢悠悠抿了一口茶
“啊?我为什么也要去!我对游戏又不感兴趣!”叶秋极力抗议
“你去给你哥打打下手,体验一下生活。公司这边我来管就行。”
一句话把叶秋的所有借口都堵死了 。
老爷子在家里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存在。
兄弟俩自然只能领命。 
 
7.
从世界邀请赛回来,叶秋也不想着什么离家出走了。
看着自家哥哥为了制定战术彻夜不眠,叶秋忽然明白了之前许多人和他说的那些大道理。
甚至他回家后还会每天给叶修晚上送去一杯牛奶。
当然,只持续了不到2周。
叶修的嘲讽技能在他这里开了满点
第一天,
叶修看着他,挑眉,“你不会在里面下毒了吧?”
第二天,
叶修出去开庆功会了,不在家。
第三天,
“你被什么莫名其妙的东西附体了?”
第四天,
“其实你不是叶秋吧?是不是叶秋那个家伙和你交换灵魂了?诶我和你说这不是第一次了,之前我俩就换过.....”
第五天,
“诶你回不去你自己身体是不是特别着急啊,用不用我请个大仙过来看看?听我一朋友说有个大仙挺准的.....”
第六天,第七天......
终于在第十一天,叶秋把杯子狠狠的放到桌子上,
“叶修我去你大爷的!”
叶修噗的一笑,又把他的头发揉的乱七八糟。
“这才是我那个傻瓜弟弟嘛,乖,睡觉去吧。”
然后把叶秋推出了门
叶秋站在门口愣了一下,随即狠狠的踹了踹门。
“你才是傻瓜!混蛋你又揉我头发!”
“是是是,我是傻瓜,你是大傻瓜,大傻瓜睡觉去吧  。”
。。。。。
叶秋回到自己卧室,关了灯准备睡觉的时候,听到隔壁敲了敲墙。
叶秋觉得自己的气全都消了,他笑了一下,抬手敲了敲墙。
这是他们小时候的秘密,老爷子总爱关人禁闭,也不允许他人和被关禁闭的人说话,两兄弟就敲墙,一来二去难熬的时光便也过去了。
叶秋小声的说了句“晚安”,然后闭上了眼睛。
一墙之隔,叶修笑了笑,说了句“晚安”,也闭上了眼。
星辉漫天。

 

 

 

好长时间之前的文了...起码一年多之前?

  

懒得修就直接发上来了

  

睡了睡了

 

那么,各位晚安

【喻黄】十二

合文创作到最后变成只剩我了啊(苦笑)

 

准备接着续这个,第二章以前发过了

  

祝我加油。


宸喃ヘ(・_|泽白:

【喻黄】十二




*预警  cp喻黄  喻文州✘黄少天



*耽美  玄幻  黑化  be(?)



*放心,一点都不虐!我可是经常发放小甜饼的站长!!!【微笑. jop】






第一话:



       “佳人难再得,文州你就别再推辞了。”叶修一手揽着喻文州的肩膀,有些轻佻地笑着说。那副风流公子的架势没把喻文州唬住,反倒是把身旁一直跟着的叶秋给逗笑了。


       警告意味地看了眼忍笑中的弟弟,随即脸色无样地看向前方。


        江南的梅雨季,天变的极快。前一刻儿是晴,后一刻儿说不准就雨雾遮天。


       喻文州三人出来也未曾准备纸伞之类地挡雨利器,就只好狼狈地躲在街边商铺的屋檐下。


       为何不进去躲雨?胭粉脂铺他们如何进去?


        不过幸亏雨来的快,走的也急。三人并没有在那久站,这雨雾就散了。


       “这天还真是怪。”叶修嫌弃地望了望天,他最是恼这江南的梅雨季。不但让人烦闷,连心情都轻快不起来。


       “兄长。不是有句诗这样说吗!‘毛衣未湿黄梅雨,雨滴江梨分外娇。’嘛!”说完他随即浅笑几声,就不再出声,又静静地跟着两人的步伐前行。


       叶修没和他争论,喻文州也未曾讲一言。这个话题就这么翻了过去,倒也无趣的很。


        几人漫无目的地走着,也不知归去何处。喻家?他们就是为了出来玩,回去岂不是很无聊。烟柳画桥?喻文州又守着家规不动身,总不能强人所难吧!


       喻文州也知好友寻来,就是为了让自己带他们找乐子玩。但是家规不得不遵循,他不能辱了喻家的名声,也就只好对不住好友了……


       “要不……我们去望江楼吧?”喻文州摸着好友的脾性建议道。


        兄弟两人点了点头,同意了他的建议。三人走在街上,不时有姑娘投来倾慕地目光。巧笑倩兮地望着三人,又纱巾掩面羞涩。三人家世显贵,对于这些女子家的姿态早已习惯。又不是毛小子,怎会脸红耳赤。


        走着走着就听见前方喧闹不已,像是有人在做什么引人注目的事情。对于这些热闹好玩的事,三人本着今日无聊寻个乐趣的心态就去围观了。顺利去了内围,得亏那张脸的好处。大多数人都给了面子,也没为难他们就让了路。


       “叫你偷我包子,叫你偷我包子!好好一个娃子,不去做伙计挣钱。到我这小铺偷窃,知不知羞!”铺子伙计大骂着,手底下也没留啥力气。挥着木棒使劲打着地上的人,围观的人也没人去制止。在这江南,偷鸡摸狗的事情最是令人不齿。又有谁会去阻止他教训这小贼呐!


        叶秋有些愣,看着那小贼没头没脑的冒出一句:“兄长、文州。你们看那小贼……像不像小时候的少天?!”


       叶修、喻文州两人闻言,都有些惊讶。也跟着紧盯那人不放,眼中净是恍然。


       “瞎说什么呐!黄家……早就被武林人士灭了门,少天怎么可能还活着。”叶修呵斥到,可是目光却依旧瞅着那人。


        地上那人就算在被铺子伙计用棍子打着,也没有停下往嘴里送包子。像是为了吃的,命都不要了一般。他吃的极快,不是、那根本不是在吃。那是塞!嚼都没有嚼过,就吞了下去。吞下去后,又继续塞。掉在地上了也捡起来吃,十几个包子就这样没了踪影。


        那铺子伙计也气,挥着木棒就没停过手。看那小贼一副拼死不舍的样子,就更气。挥了几下棒子,断了就拿长的那根继续打。他打的极狠,那人嘴角都带上了血丝。就算包子和着血吃,也没让他放手。


       周围有几个心善的姑娘,看不下去就用纱巾遮了眼离去。


      “住手!!!”


       喻文州喊着跑了过去,一副着急的模样把兄弟二人吓的够呛跟着也跑了过去。那铺子伙计听见有人喊,也就停了手。心里有些不满,但见是些书香公子哥喊的也就把不满咽了下去。江南最尊这些书香世家子弟!


        喻文州蹲下身子,把那人扶了起来。当看见那小贼的模样地时候,就愣在了那里。后面跟随而来的叶修二人,也愣了。


        那分明就是……黄少天!就算长大了许多,可那眉眼轮廓一看就是他。他们对黄少天那么熟悉,是不会认错的。


      “老板,你看他吃你多少包子。我们付钱!”叶修拉过铺子伙计商量到。那伙计一看这商量要赔钱的样子,态度立马就变了。支支吾吾的说着赔偿的价格,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赔了钱那伙计也就走了,周围的人也被叶秋张罗着散了。


       “少天?!”喻文州试探地喊着名字,不是他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是他怕自己多年未寻得少天,执念成疾硬将陌人认做少天。


        那人没回答他,只是眼珠子转了转。有些疑惑地看着他,一副想说话却不知怎么说的神态。盯了会儿,一句话也未曾出口。像是不会说话了一样,表情也有些木讷。


       三人都明白了这是黄少天,但是又不是那个黄少天。是又不是,一时间三人也是感慨万千。


      “少天……我们回家,好好睡一觉。这一切就过去了,我会一直陪着你的。”捏了捏黄少天的脸,喻文州扯出了一个笑容道。


       “文州……”兄弟两人也感伤这世道无常,幼时一同戏耍的玩伴如今变成这样。他们也不知该怎样去宽慰文州,就只好站在他身边。


      “我们回去吧!”喻文州背起黄少天,冲着二人说道。


        黄少天没反抗,不过也不是没有反应。他趴在喻文州的背上,没有讲一句话。只是那双手紧抓着喻文州肩膀上的衣服,一直没有松开。


       黄少天很轻,喻文州背他完全没有费什么力气。四人回到喻家,就径直往喻文州的房间去了。一路上所有人都没有话说,全部沉默着。


        到了屋里,喻文州将少天轻放在床上。然后吩咐下人去准备洗漱用具,就带着叶修二人出了房门。黄少天则乖乖的呆在桌子上,等着三人回来。


        窗外阳光正好洒在他的身上,有些笨拙地捧起那些阳光。眨了眨眼……


       “喻、文、州……”


        屋外的天又阴了啊……






*拖更到死不写文



*文笔渣到家里打



*后续不归我来管



*能不能让我开心一下【来自某小甜饼发放站长】



@羽筱仪
此文为合文创作,谢谢筱仪的合力!!! ☺☺☺下一话将由她来接文,敬请期待!!!

置顶

hi~,这儿陆清辞
 
主混全职,全职语c里主皮戴妍琦
 
最近沉迷二哥哥,啊啊啊啊二哥哥最帅!
 
特长是异想天开和立flag
  
脑洞大,心的容积和脑洞也没差多少
 
目前是苦哈哈的高三狗,QQ长弧就到这里轻松一下
 
佛系心态,文章文笔怎样说什么就是什么咯
  
看着难受的地方如果可以小窗或评论和我说一声都行,我一定尽力改(超乖巧
  
人生最大理想是做个被别人喜欢(起码不讨厌)的人

全职高手第十赛季季后赛赛况整理

找遍度娘都没有。。只好自己弄了
一个多小时速阅的产物。
    
时间为2024年
   
周五(6月14日)
季后赛四分之一决赛第一回合 百花VS轮回(7:11)
季后赛四分之一决赛第一回合 三零一VS霸图(5:11)
    
周六(6月15日)
季后赛四分之一决赛第一回合 兴欣VS蓝雨(10:9)
季后赛四分之一决赛第一回合 雷霆VS微草(9:10)
       
周日(6月16日)
季后赛四分之一决赛第二回合 轮回VS百花(擂台赛5:4,团队赛未知,轮回胜,百花淘汰)
季后赛四分之一决赛第二回合 霸图VS三零一(11:6)
   
周一(6月17日)
季后赛四分之一决赛第二回合 蓝雨VS兴欣(蓝雨惨败,淘汰)
季后赛四分之一决赛第二回合 微草VS雷霆(雷霆由于个人水平不足,擂台赛落败,两次失败,淘汰)
      
周五(6月21日)
季后赛半决赛第一回合 兴欣VS霸图(罗辑拆迁流出现,霸图毫无防备,落败)
       
周六(6月22日)
季后赛半决赛第一回合 微草VS轮回(7:11)
      
周日(6月23日)
季后赛半决赛第二回合 霸图VS兴欣(石不转使用守护使者技能“天使威光”击破角色,无效霸体,扭转战局,兴欣负)
     
周一(6月24日)
季后赛半决赛第二回合 轮回VS微草(轮回胜,但由微草新一代(高英杰,刘小别等)所制造出的逆转的希望让人们看到微草并不会在王杰希退出直后就此沦落)
     
周五(6月28日)
季后赛半决赛第三回合 霸图VS兴欣(霸图落败,林敬言退役)
        
周六(7月1日)
季后赛总决赛第一回合 兴欣VS轮回(由于兴欣之前与霸图的比拼耗费力气而轮回休息了6天。。。好吧我貌似带着主观想法了)
         
周四(7月4日)
季后赛总决赛第二回合 轮回VS兴欣(方锐大爆发,叶修飚手速,兴欣胜)
       
周日(7月7日)
季后赛总决赛第三回合 轮回VS兴欣(兴欣胜,叶修6.5秒一杀三(周泽楷,江波涛,孙翔)兴欣夺冠)

永远的我们

1.
会议室的门被轻轻推开

“大家都到了啊,那么,我们走吧。”

2.
事情还得从一个月前说起,

荣耀,作为已经红遍全世界的游戏,玩家们除了享受游戏的乐趣以外,观看比赛直播也是必不可少的一项活动。

兴欣,蓝雨,微草,霸图,轮回,雷霆,烟雨,三零一,百花,义斩,嘉世,虚空等等战队的名字早已被粉丝们所铭记。

而其中的队员更是成为了粉丝们疯狂的对象。

如今的电竞圈已被名利所侵染。

选手们要有能力,有技巧,有手速,更重要的是,有颜值。

看脸的时代已悄然开启。

联盟当然也顺应潮流,顺着粉丝的想法,做出了圣诞节企划。

那就是,纪念册。

既能满足颜粉的需要,也为老粉丝留下纪念。

第十赛季,叶修给很多人以惊喜,随后便决定彻底退役。

虽说后来还有苏黎世的世界荣耀比赛,但国内的粉丝知道,国内的电竞圈,以后再无叶秋,再无叶修。

霸图战队的队长也面临着年龄的威胁。

再一如既往,也无法抵过时光的侵蚀,

也无法抵过新粉丝的兴趣转变。

《永远的我们》便应时而出。

提出建议的选手们表示,

致那些从第一赛季便默默陪伴着我们的你,

致以永远的我们。

3.
说是纪念册,倒不如说像个影集。

每个战队一本,甚至连旧嘉世都有份。

联盟费劲千辛万苦寻找来那些退役的老选手,老队员。

只为献给粉丝一个最好的礼物。

价钱方面,联盟决定以最便宜的价格售出。

冯主席表示:毕竟,都是陪伴了这么多年的老朋友了。

4.
拍照片对于叶修这种“老骨头”来说,真的是天下最难的事。

女生组先拍。苏沐橙,楚云秀,柳非,戴妍琦,舒可欣舒可怡都很顺利的拍完了照片,去接受采访了。

可能是女生天生的镜头感起了作用。

男生组....新生代的还好点,前辈们么...几乎惨不忍睹,

不敢看不敢看。

表情僵硬,动作僵硬,一脸嘲讽,凶巴巴。

就算是真爱粉或老缠粉都会无语被吓到的啊喂!

摄像师欲哭无泪

大神们求你们自然点,自然点

折腾了一天,总算是拍完了照片。

接下来就是互相揭短了。

5.
叶修的嘲讽技能已开到最大,黄少的话唠和周泽楷的话废亦然。

记者欲哭无泪

第一次见到采访别人自己还要帮写稿帮改稿顺便帮自动过滤的.....

求口下留情嘴下留德....

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记者拿着黄少天厚厚的采访稿和周泽楷的一张纸开始了加班生涯。

江波涛默默给记者解释了整张采访稿。

6.
一个月的忙忙碌碌,平安夜当晚,纪念册开始发售。

销量多好已不必说,

只是很多人对着翻开的册子红了眼。

有的是从第一赛季便陪伴着的老粉丝,他们看着荣耀渐渐壮大,直到走向世界。

有的是后来的粉丝,他们陪伴着黄金一代一步步走向冠军的宝座。

有的是第十赛季的新粉,他们为兴欣的崛起感到自豪,与有荣焉。

他们所爱,都是一样的,唯有荣耀。

你们的荣耀,我们的荣耀,永远的你们,永远的我们。

7.
可能许多年以后,荣耀会被新型游戏的潮流逐渐淹没。

会有人不再记得可以燎原的兴欣之火,一如既往的十年霸图。

不再记得陪他们度过青春年少的那一群人。

但那本永远的我们,会一直收藏在书架上。

每看到一次,便是一次回忆。

永远的我们。

永远的荣耀。

可爱的喻黄(黄喻)小段子(七)

黄少生日快乐♡

写了这么多的喻黄了,来只黄喻,毕竟这是黄少生日啊。

访谈体


羽筱仪:“大家晚上好,欢迎来到这期的《筱筱小访谈》,这期我们请到的嘉宾是《全职高手》中的蓝雨战队正副队长,喻文州和黄少天。和大家打个招呼吧。”

喻文州(微笑):“大家好,我是蓝雨队长喻文州,游戏ID索克萨尔。”

黄少天:“大家好啊,我是你们聪明帅气勇敢可爱的剑圣大大兼蓝雨副队长黄少天,游戏ID夜雨声烦,怎么样,看到我是不是特别激动啊?有没有有没有?.....”

羽筱仪:“好的,谢谢两位!可能有的观众对于这两位还是不太熟悉,我们先来看一下这两位的动画剪辑及介绍。”

(大屏幕播放视频1)

羽筱仪:“我们可以从视频上看出,黄少和喻队在粉丝中还是比较受欢迎的,两位有什么想对粉丝说的吗?嗯.....喻队先说吧。”

喻文州(微笑):“谢谢大家能喜欢我,我会带领蓝雨继续努力的。”

黄少天:“没错没错,我们会继续努力的,争取打败其他所有战队,特别是那个叶不修创建的兴欣战队,把总冠军奖杯夺回来!”

羽筱仪:“(有点头疼)好的谢谢黄少和喻队,这里有一个小惊喜,在节目播出之前我们节目组向全社会征集了应援视频,这里是几个小粉丝的应援。”

(大屏幕播放视频2,3)

羽筱仪:“黄少其实我也是你们的粉丝,所以,这里有....(脸红了一下)三个问题,想问一下。”

黄少天:“没问题问吧问吧。”

羽筱仪:“好的谢谢,那我问了啊?(清了清嗓子)”

“问题1,是分别问两位的,两位觉得对方的最大优缺点是什么?”

黄少天(抢着回答):“队长最大的优点嘛,很温柔啊,对大家也很细心。缺点吗?没想到,没有。”

羽筱仪:“那喻队呢?”

喻文州:“少天没有缺点啊,优点的话(略一思索)少天的所有都是优点啊。”

羽筱仪(顿觉粉红泡泡飘满天):“好的,第二个问题....咳咳....有小粉丝想知道喻队和黄少你们俩...是不是恋人关系。这个问题是问喻队的。”

喻文州(一愣):“啊,谢谢大家关心呢,我和少天的确已经是恋人关系了。”

(喻文州拉起了自己和黄少天的左手,中指上套着同款的银白戒指。)

羽筱仪:“哇哇哇,恭喜你们,祝幸福哦。最后一个问题,....咳咳咳咳咳...请问,喻队和黄少,嗯,谁是攻,谁是受?”

黄少天:“本少这么聪明机智当然是攻了,怎么可能是受?谁说我是受,我找谁PKPKPKPK,来solo!”

羽筱仪:“这个问题是问喻队的。”(求助的目光看向喻文州)

喻文州:“.....少天说的是真的....(现在的粉丝太奔放了。。)”

羽筱仪(一脸惊恐):“所以网上传的都是假的吗?真实情况不是喻黄而是黄喻?”

黄少天:“我都说了你竟然不信怎么样怎么样?”(看着喻文州亲了上去)

羽筱仪(看着这两个人有着擦枪走火的趋势,脸色爆红):“那个我们切广告!黄少旁边有房间,你们......(被广告的声音掩盖)”

(广告ing......)

(N长时间过后)

羽筱仪:“谢谢大家一直关注《筱筱有话说》,因为刚才发生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所以.....不过现在已经都搞定了。”

羽筱仪:“我们来进行最后一个环节,惊喜大礼包。”

(后台工作人员推上来一个小推车,上面有着一个大盒子)

羽筱仪:“这是我们节目组和喻队和一些粉丝给黄少准备的礼物,黄少拆开看看。”

(黄少天上前拆开,里面是个大蛋糕)

羽筱仪+后台工作人员+粉丝录音+喻文州:“黄少/剑圣大大/少天生日快乐!”




end

可爱的喻黄小段子(六)(下)

黄少天大大生日快乐啾,剑与诅咒,一往无前。

人物设定属于虫爹,剧情和ooc属于筱筱

微草王国的后面便是巨龙的巢穴,

拿出在微草王国顺手“借”的照明用具,

黄少天走了进去。

洞里面黑漆漆的,

什么都没有的样子。

“我去,这么空旷,魏老大骗我呢吧?!哪里有巨龙的巢穴啊?!哪里有宝藏啊?!我连个金币的影子都没看见!”

“他没骗你啊。”一个糯糯的声音传来。

“谁?”黄少天迅速转头,看见了一个....小孩子。

“小弟弟,你家大人呢?你怎么能这么就跑出来呢?你是迷路了吧?用不用送你回去啊?”

“你管谁叫小弟弟呢?我有名字,我叫卢瀚文!”男孩大声抗议。

“哦好的小弟弟,你刚才说魏老大没骗我,什么意思?难道真的有巨龙不成?”

男孩皱了皱鼻子,对于黄少天对他的称呼有些不爽。

“你别叫我小弟弟,我就告诉你。”

“好的瀚文”黄少天从善如流,“可以告诉我了吧?”

“你没看到金币是因为你走错方向了,你左转直走过两个分叉口再右转再过一个分叉口再左转再直走15米再右转最后一直直走就到了。”

卢瀚文特意把最后一句话说的特别快,

哼,叫你刚才叫我小弟弟,我就不信你能记得住。

不过黄少天毕竟是被魏琛欺负过的人,哪里有那么容易难倒。

“你说的是左转直走过两个分叉口再右转再过一个分叉口再左转再直走15米再右转最后一直直走吧?好的我记住了,谢谢你啊,小弟弟。”

卢瀚文目瞪口呆的看着黄少天摸了一下自己的头然后走远。

“你叫谁小弟弟呢?我叫卢瀚文!!!”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

按着卢瀚文告诉他的路线,黄少天一路往前走。

在转过了四个弯之后,本来前方漆黑的一片在微草出品的火把照耀下发出夺目的光芒。

真的是夺目的光芒,黄少天只觉得自己的眼睛要瞎了。

带个墨镜缓一下。

黄少天眯着眼看向了宝藏山(这个名字好土)

没有看到任何体积大于黄金宝座的物体存在。

“说好的巨龙呢?不会是感受到本少的实力强大英俊潇洒聪明阳光可爱所以躲走了吧?”

“呵,你就是黄少天吧?”

“是啊,你怎么知道本少名字的?”

“因为我是龙啊。”从阴影处走出来的男子笑眯眯的说。

“你骗我呢吧?说好的龙都是那么那么大的呢?说好的龙都是母龙的呢?”

“我骗你干什么?还有,为什么龙都要是母龙啊?”

“因为这是女权世界的童话啊,就像男权世界童话里的龙都是公的,女权童话世界的龙当然都是母的咯。不然怎么去抢王子?”

喻文州思索了一下“有道理,不过那关我什么事?而且,你们书里没有说龙是可以化为人形的吗?”

“那你为毛那么瘦啊,说好母龙化形都是金刚芭比,公龙都是壮汉的呢?”

喻文州:“.....那只能说明你看的书都是假的。而且我是魔法龙干什么长得那么壮?”

“可是....”黄少天还想说话但被喻文州打断了。

“行了说正事,你来找我是打仗的吧?”

“是啊,怎么了?啊对!来战啊!PKPKPKPKPKPK!”

“先来签个协定。”

“你们龙怎么那么多事?”

“和你们人学的。”

黄少天在协议纸上摁了个手印。

“行了吧?”

“恩,来吧。”

黄少天拔出剑鞘里的剑向喻文州砍去。

3秒后...

“咔嚓”一声,剑断了....

断了.....

了.....

黄少天一脸被雷劈了的表情。

“你以为这小破剑能砍碎龙鳞?”

“你还是去拿冰雨吧...就挂在黄金王座上的那把。”

黄少天看了看上面,又看了看喻文州,“那你不许偷袭啊,我告诉你,你要是偷袭的话本未来的剑圣是不会放过你的。”

“放心,我不是你..”

黄少天成功的爬到了金币堆的顶端摘下了那把剑。

刚想下去,一阵雨落到了他的身上,

黄少天发现他的方向感消失了。

这个操作他认识,魏琛没少用这个逗他。

术士技能--混乱之雨。

然后紧接而来的是六星光牢和死亡之门。

黄少天OUT!

一旁漂浮的契约书亮了起来。

契约达成。

刚刚喝完红药的黄少天一脸懵逼。

“我靠你不是龙吗?你怎么还会术士的攻击?!而且你不怕没蓝吗?”

喻文州笑眯眯的解释道“你们人类术士的技能就是从我们这里学来的啊,我几乎可以说是这片大陆上蓝最多的boss了,怎么会那么容易就没蓝啊。”

黄少天表示他感觉到了buff的存在。

“好了,契约达成,你是我的了。”

“等等等等什么契约?我怎么成你的了?”

“就是刚才那个契约啊,那上面写的,我要是赢了的话,你就是我的了。你没看见可不怪我。”

黄少天:“..........”

后来黄少天发动了话痨技能,但都被喻文州巧妙的化解了。

黄少天只好带着魔法龙喻文州和小小龙卢瀚文回蓝雨王国。

他们经过了轮回王国,轮回王国的国王周泽楷被称作“大陆第一美男子”

周泽楷的性格和黄少天截然相反,他是个话废。

不过幸亏有他的王后江波涛帮他翻译,大家相处的还是很愉快的。

穿过轮回王国,后面是嘉世王国,准确的说是原来的嘉世王国。

如今的嘉世王国由于内部叛变,而被国王叶修大清洗了一下,现在更名为兴欣王国。

黄少天问过喻文州“你说过你是大陆蓝最多的BOSS,那红最多的是谁啊?”

喻文州想了想“应该是叶秋吧,不过他真名叫叶修。”

事实上,叶修是个叶不修。

在黄少天一干人刚踏入兴欣边境时,叶修就带着他的王后苏沐秋盛大欢迎他们的到来,然后对于黄少天脖子上的红痕一阵嘲讽。

是的,喻黄在路上已经干过一些羞羞的事了。

黄少毕竟是打不过老奸巨猾的龙的。

所以结果不言而喻。

为了向叶不修报仇,黄少天在离开的前一天早上利用喻文州的魔力偷偷的去砍断了叶修寝宫的床梁 。

所以当天晚上,当黄少天已经回到了蓝雨王国的时候,特别开心的听说兴欣王国国王寝宫的床塌了。

后来魏琛把王位传给了喻文州,黄少天成为了闻名大陆的剑圣大大兼蓝雨王后,卢瀚文成了小剑圣,还喜欢上了微草王国的刘小别。

每个王国的国王与王后都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童话里永远都是happy ending。

不用再担心伞修有玻璃渣,双花有哭泣和叫喊,

小周有着他的9点水,钱包脸身旁有大主教。

林方继续着他们的职业生涯,方王也愉快的生活在一起。

剑所指的地方,诅咒也一直如影随形。


总算写完了,本来以为是个段子,结果写了个短篇....

装死,吐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