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一

~mua~

群宣

没错我又来群宣了,占tag抱歉。
    
全职全息了解一下嘛。
   
全息就是指请要加入的各位开个小号将其中所有相关都改成与自己的皮相关(说说,签名,名片,生日等等)
    
昔者庄周梦为蝴蝶,不知蝴蝶梦之为周,抑或周梦之为蝶?
    
创全息世界,一切溶之,与其相关。
    
十赛季后,与我共创荣耀,何如?
   
因为喜欢你,所以竭尽全力想要变成你。
   
群里的大家人都很好的www
   
时间线位于第十赛季。
    
现在正是夏休期真的不来玩玩嘛。
    
群号劳驾见评论,皮表劳驾点一下我的头像看下一条动态啦~
   
温馨提示:群里喻队不定时刷新,此boss腹黑功力高,刷新时请注意。
    
以及,小戴天下第一可爱,肖队天下第一帅气!

群宣

占tag致歉
    
因为喜欢你,所以变成了你
  
来一发美美哒群宣
   
全职全息语c有人来嘛(全息就是开小号[划重点!],小号的所有都只与你的皮相关的那种)
 
大家都挺好的√
   
唯一的不足就是皮气。。。可能会不太正,不过大家都在努力磨的说。
   
有没有谁想要和大家一起磨皮的啊~
  
或者求个皮气正的大佬指点指点。
  
目前时间线为第十赛季三十七轮常规赛,
  
各个战队的赛程已经码好(实际上季后赛的都已经码完待备用了)
   
有人来和我们一起去创造那份荣耀嘛~
    
群号见评论。

全职高手第十赛季季后赛赛况整理

找遍度娘都没有。。只好自己弄了
一个多小时速阅的产物。
    
时间为2024年
   
周五(6月14日)
季后赛四分之一决赛第一回合 百花VS轮回(7:11)
季后赛四分之一决赛第一回合 三零一VS霸图(5:11)
    
周六(6月15日)
季后赛四分之一决赛第一回合 兴欣VS蓝雨(10:9)
季后赛四分之一决赛第一回合 雷霆VS微草(9:10)
       
周日(6月16日)
季后赛四分之一决赛第二回合 轮回VS百花(擂台赛5:4,团队赛未知,轮回胜,百花淘汰)
季后赛四分之一决赛第二回合 霸图VS三零一(11:6)
   
周一(6月17日)
季后赛四分之一决赛第二回合 蓝雨VS兴欣(蓝雨惨败,淘汰)
季后赛四分之一决赛第二回合 微草VS雷霆(雷霆由于个人水平不足,擂台赛落败,两次失败,淘汰)
      
周五(6月21日)
季后赛半决赛第一回合 兴欣VS霸图(罗辑拆迁流出现,霸图毫无防备,落败)
       
周六(6月22日)
季后赛半决赛第一回合 微草VS轮回(7:11)
      
周日(6月23日)
季后赛半决赛第二回合 霸图VS兴欣(石不转使用守护使者技能“天使威光”击破角色,无效霸体,扭转战局,兴欣负)
     
周一(6月24日)
季后赛半决赛第二回合 轮回VS微草(轮回胜,但由微草新一代(高英杰,刘小别等)所制造出的逆转的希望让人们看到微草并不会在王杰希退出直后就此沦落)
     
周五(6月28日)
季后赛半决赛第三回合 霸图VS兴欣(霸图落败,林敬言退役)
        
周六(7月1日)
季后赛总决赛第一回合 兴欣VS轮回(由于兴欣之前与霸图的比拼耗费力气而轮回休息了6天。。。好吧我貌似带着主观想法了)
         
周四(7月4日)
季后赛总决赛第二回合 轮回VS兴欣(方锐大爆发,叶修飚手速,兴欣胜)
       
周日(7月7日)
季后赛总决赛第三回合 轮回VS兴欣(兴欣胜,叶修6.5秒一杀三(周泽楷,江波涛,孙翔)兴欣夺冠)

那么,说说耽美

有人问我什么是耽美,有感而发查了一下,部分从搜狗百科粘贴过来的,侵权立删。

耽美爱好者往往是由耽美狼,腐女,同人女组成的。

耽美狼

一个合格的耽美狼,应该做到一下几点:

第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你所支持的,是人类最单纯的爱情。无论是男人跟女人也好,男人跟男人也好,女人跟女人也好。这种爱情是很纯粹的,是无论美丑胖瘦,每个人都有权力拥有的,所有爱人之人,都是值得被祝福的。

如果你喜欢的,仅仅是小说里营造出的美人世界。那么,抱歉,你不是同人女,你也没资格做写原创的耽美狼。

如果整天把自己幻想成男人,在虚拟的网络世界冒充男人欺骗别的gay,甚至在论坛发一些"我被爸爸强X了""我被我哥哥x了" 的无耻帖子。那么,抱歉,你充其量只是一个拥有女性外皮的“猥琐男”。

真正的同人女,只要是爱情,就会真心的支持,从来不会在意对方是美是丑。 真正的耽美狼,是用自己的笔,来写出感人的故事,书写爱情的伟大,不分男女。

对怀有真爱的人心怀好感,用真心去爱护身边的朋友,知道了对方同性恋的身份也不会大惊小怪,也许会好奇,也许会追问,但那只是善意的好奇心。

见到疑似gay的人,会心花怒放,不由自主的YY,甚至偷偷摸摸跟上一小段儿,看到暧昧的动作就会满脑子粉红。但绝对不会故意堵在别人门口,要求认识别人。

虽然看过GV,看过男人跟男人的H,但是不会走火入魔,不会在虚拟的世界里冒充男人,不会骗取别人的爱情和信任,还发一些YY的帖子博取同情。

不以自己是同人女YYBL为耻,能够大胆承认自己的爱好,并且可以坦坦荡荡的告诉不理解的人:我想要的,只是爱情;不以自己是耽美狼写文为辱,可以坦然书写自己的想法,而且能够堂堂正正的告诉歧视它的人:我写的,只是爱情。

同人女在乎的大多数在他们的性生活,H可取,但不是全部,同人女要做的只是去理解他们,在必要的时候帮助他们,而不是因为好奇而窥视他们,甚至对他们做出不该有的遐想。 某些耽美狼太在意耽美文中两方的美丑,一旦攻受有了缺点,相貌不是完美,就对那些爱情嗤之以鼻,爱情是最美丽的感情,而他们超越了性别的情感更加璀璨耀眼,我们又有什么理由因为他们的相貌身家不那么尽如人意而剥夺他们相爱的权利呢?

我们要做的,只有宽容。

腐女

腐女也有自己的节操,何谓腐道?

至于腐道,似乎并没有一个真正的标准,不过,“腐女也是有节操”的。所谓“腐道”,最起码有以下几条共同默认的准则:

(1)不强迫直男接受BL,不掰弯直男。

(2)原则上不认同RPS(Real Person Story,真人YY),实在忍不住的情况下,以不打扰当事人为底线。

(3)对GAY持“不探究、不围观、不骚扰”的基本原则,如被求助则予以帮助。

触犯以上准则者往往被称为“loli”(此处别指为无常识,知识,见识,鉴别能力,理解能力,表达能力的,心理处于萌芽时态的小女孩。)

有一句话深得人心,那就是“同人女、耽美狼有义务比一般人有文化,有素质”。

所谓的同人女、伪狼越来越多,可是讨厌耽美狼和同人女的人也越来越多。在正常人眼里,同人女,耽美狼是一群奇怪的动物,爱好美色,除了发花痴和看男人H之外没有别的爱好。

在gay眼里,同人女时时刻刻窥伺别人的私生活,鬼鬼祟祟偷偷摸摸。看人只看脸,似乎年轻美貌的才能做gay,别的人似乎没有做gay的权利了。

在喜欢读言情小说的人眼里,耽美狼是一些逆天道的人,好像他们逆天而行,似乎男人与男人的爱是不可以的。

这是为什么?因为同人女或者耽美狼里确实有很多人,她们支持的不是同性之间单纯的爱情,而是她们脑袋中幻想的美人与美人之间的爱情。她们单纯,幼稚又很疯狂,看多了BL或者同人,总希望现实生活中有可以让她们发泄疯狂的人,于是去跟踪,窥探,逼问。这样有意思嘛?

在这个现实的社会里,逼迫别人承认自己是gay,承受巨大的社会压力,只为了满足自己疯狂的YY心理嘛?

或者,自己身边的直男,甚至是自己的男朋友。根本没有这方面爱好的,刻意去培养,让他们慢慢变成gay,这个现象在吧里也是层出不穷的。

因而,上述的默认准则也有了它的存在意义!

 

 

腐圈里的确是有一些这样的人存在的,例如什么“同性为真爱,异性为后代。”甚至有人强行拉他人入腐,说什么拉你入腐是给你面子,也使得腐圈被泼了很大的一盆污水,发出来这个文只是想让那些对“腐”有着不好印象的人来大致认识一下我们,起码不要对我们有着偏见,不喜欢的话我们也觉对不会拉你入圈,圈地自萌我们还是可以做到的(笑)

 

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帮忙点个小蓝手,多谢帮忙。

媳妇天天工作太累了好心痛怎么破?在线等!急!

 @是粉不是黑  @微草的魔法师  @随便取一个好了 【系统提示】您预定的方王到啦,请查收~新年快乐~

抱歉写的好像和要求有很大的出入,最近有点忙,过一段时间会去多写几个方王补偿一下的,多谢谅解么么哒

下午6点半,

方士谦在厨房里做菜,时不时焦急的抬头看一下挂在墙上的钟表。

王杰希还是没有回来。

今天单位突然说要加班,方士谦想着6点是战队解散的时间,便匆匆忙忙的把任务理完,以最大的速度回了家。

6点到家,家里没有人。

方士谦表示理解,毕竟战队的地方离公寓虽然不是太远的,但是这个时间点,要是马上就能到家的话,倒是辜负了b市首堵的名号了。

只是....这都6点半了啊!再慢也应该到家了啊.....

方士谦纠结着自己要不要给王杰希打个电话。

两人都不是小孩子了,打电话质问怎么还不回来未免有些孩子气。

把炒好的菜装盘,盛上两碗米饭,看了看表,

6点35了,怎么还不回来。

刚想去拿放在桌子上的电话,却听见钥匙插进锁孔里的声音。

嗯,总算回来了。

心中埋怨的话语在看到那人疲惫的脸时戛然而止,转为满满的心疼。

“刚才和英杰交代事情来着,就回来晚了。”王杰希解释道。

帮忙接过王杰希脱下的外套,挂在衣架上。

理了理他稍微有些凌乱的头发,

“饭菜刚做好,吃饭吧。”

看着王杰希慢慢的吃着刚做好的菜,方士谦发着呆。

他是知道王杰希最近这么疲惫的原因的。

看了看手机锁屏界面,

2025年6月29号。

荣耀第十赛季刚结束了不到半个月,

叶秋,不,真实姓名叫叶修的那个家伙带领的黑马兴欣拿了冠军。

而7月17号,荣耀世界邀请赛就要举办了。

虽说时间上和第十一赛季的常规赛擦肩而过,从苏黎世回来正好还赶得上。

但这一段时间,即使没有邀请赛,平时的王杰希也会很忙。

只是办公的地点改成了在家而已。

用一个较确切的形容来说,就像中学生的放假,不过是换了个地方继续写作业。

王杰希最近在整理这个赛季的文件,并把规划都做了出来,说是要交给高英杰。

方士谦看到王杰希眼下的乌青,心疼的叹了口气。

“要不我请个年假回微草帮帮你?毕竟怎么说也是前副队长。”

王杰希抬头看他一眼,笑笑。

“不用了,我都快弄完了,应该明天就能给英杰了。”

“可是你这样我很心疼啊,王大队长,怎么说也好好对待自己的身体吧?你不在意,我在意啊。”

方士谦特意夸大了说话的语气

“嗯,我知道。”

这人总是这样,无论说什么都是淡淡的,喜怒不形于色。

王杰希吃完饭简单的冲了个澡就到书房去了,他还有很多东西需要整理。

方士谦则是偷偷请了个假,说是7月份家里有事,提前和领导说一声。

方士谦给他冲了杯浓茶端过去。

王杰希拿着茶杯,喝了一口。

“你早点睡吧,明天不是还得早起上班?”

方士谦看了一眼电脑界面,王杰希在写赛后总结。

“规划都打完了?”

“嗯,今天已经给英杰了。”

方士谦拖来个椅子在他旁边坐下。

“我也帮帮你吧,第十赛季的比赛我也看了,就当给微草的后辈们做贡献了。”

方士谦没有选择去劝他早点睡觉放下手中的活,毕竟他也是这么过来的,自然明王杰希把战队看的多重。

他凑近电脑,

“我觉得叶秋这个地方你们可以借鉴一下....”

“嗯,其实这里改动一下应该也可以,明天让英杰练练。”

凌晨1点。

方士谦抻了个懒腰,

“啊,总算搞定了,杰希,睡觉吧。”

“嗯,辛苦了。”

草草洗漱后,两人互道晚安,便一同睡了过去。

屋外,满天繁星。


对面的!放开我家亲爱的!

 @宸喃ʚ💋ɞ/原泽白  @师傅住在断腿堡 哒春节点文~提前发的,预祝春节快乐啾~

喻黄双花,闺蜜组,私设隔壁,日常欢脱向。

开~始~啦~
          
          
喻文州和孙哲平最近气压很低。

偏偏家里那两只不长心的还看不出来。

喻文州:“少天啊,明天一起去吃晚饭啊?”

黄少天:“诶队长你说什么,啊明天晚上我和张佳乐约好了去看电影来着,队长队长你看这件衣服配这条裤子好不好看?这回可不能让那个二乐嘲笑我衣品差了.....”

喻文州温笑着“咔嚓”掰断了手中的笔。

另一边,

孙哲平挥了挥手里的两张票“诶,乐乐最近出了个新电影叫xxx的,感觉挺有意思的,明天晚上去看啊?”

张佳乐愣愣的看向他:“啊?大孙你说那个电影么?我和黄少约着去看了啊。诶你竟然买票了!那我就拿走了啊,谢谢大孙~”

孙哲平把手指捏的“咯嘣”响,从牙缝里蹦出三个字

“不!客!气!”

晚上,黄少天张佳乐皆十分胆大的以“明天要出去玩”的理由拒绝了喻文州孙哲平的同床共枕的要求,独占了主卧并把他们赶到了客卧。

喻文州孙哲平:自家小受不听话,多半是皮了。

........

第二天早上。

大星期天本准备睡个好觉的孙哲平在客卧听到了特别响的敲门声,伴随着黄少天的大嗓门。

“二乐二乐二乐!起床了起床了起床了!”

孙哲平快速下床收拾自己,想拉开门教训一下黄少天不要大清早扰人清梦。

至于张佳乐早早起床?抱歉,你是在开玩笑么?

那个天天拉都拉不起来,10点多吃早饭都恨不得一头栽碗里的张佳乐会自己早起?

结果孙哲平正在洗漱呢,就听见外面张佳乐一声吼,

“大孙!我出门了!”

“嗯!.....嗯?!!!”

孙哲平匆匆忙忙的漱掉了口里的泡沫。

出了门就看见穿戴整齐的张佳乐窜了出去。

“!!!!!!”

孙哲平站在门口,一脸懵的看着黄少天张佳乐的背影。

然后回头看到了温笑着但仍能看出一脸低气压的喻文州。

孙哲平走到了喻文州的面前同情的拍了拍他的肩。

“小喻啊,咱俩聊聊?”

..........

晚上黄少天和张佳乐同时到了家,

开门的喻文州孙哲平看了看彼此,了然的点了点头。

随即同时关上了门。

据说第二天早上,黄少和二乐都没下来床。

喻文州给黄少天煮了小米粥,

端过去的时候,黄少天正在玩手机。

qq界面,备注“张佳乐”

喻文州:........

与此同时,喻文州手机“叮铃铃”响了起来

黄少天看了他一眼“队长你来电话了!”

喻文州看了眼手机,淡定的放下碗,拿着手机走出了卧室。

他划开手机。

孙哲平:“小喻你他/妈管好你家黄少天!!!%#“**%#*&$¥.......”

喻文州立刻就把手机挂了。

孙哲平:.......

再打,不接

几分钟后,喻文州家的门被人敲响。

喻文州拎起外套,向屋内喊了一句,

“少天,我和孙前辈出去一趟,你把粥喝了!”

“知道了!”正专注于聊天的黄少天,连话都变少了。

喻文州挑了挑眉,随即走了出去,开门,温润的笑

“孙前辈,我们...还是出去聊吧?”

孙哲平看着他的笑容,心里“咯噔”一声,

好像有谁要倒霉了。
           

正文完结~然后是番外~(暖暖暖)

喻文州回去的时候,床头柜上的粥已经凉了,黄少天依旧在捧个手机聊聊聊

喻文州腿顶在床边,一伸胳膊,把黄少天的手机抢了过来,扔到一边。

“诶诶诶?队长你干什么???我和张佳乐还没聊完呢???”

“没事,”喻文州低下头,“反正一会他也碰不到手机了。”

“啊??队长你什么意思??”

喻文州看着他,没说话

黄少天被他看的心里发毛

“队长你怎么了?”

“队长?”

“队长队长队长???”

黄少天还想说话,却被喻文州轻轻堵上了嘴。

“看你天天和张佳乐聊的这么开心,我吃醋了,字面意思”

黄少天表示,他真是第一次见到队长的这个样子。

黄少天自觉理亏,

自觉理亏的黄少天便没有做任何反抗,

自觉理亏的黄少天哭着求原谅,

自觉理亏的黄少天第三天也依旧没能下的来床。

隔壁双花套路类似,

自觉理亏的张佳乐也瘫在床上待了3天。

从此之后,闺蜜组就此淡漠。

孙哲平+喻文州:小受皮了怎么办?3天就好了。(计划通√)


抱歉,因为最近网线不太灵光,可能是想让我好好写作业吧(无奈笑),小白也辛苦了。

宸喃ʚ💋ɞ/原泽白:

抱歉……
因为我的原因,
导致所有稿都要拖慢脚步来发。
【绝望.jop】
然后……
嗯……
然后……
【喻黄】十二
和之前的……
【博巳】系列
还有……
【兜蛇】藏匿
全部暂时断更一下……
什么时候更嘛……
【迷茫.jop】
啊!!!
对不起>人<
我是拖更狂……
【站……啥来着?抱歉!】
 @羽筱仪 


【喻黄】十二

本小可爱前来接文~

前篇戳这个家伙   @宸喃ʚ💋ɞ/原泽白 ,小白辛苦啦~

文笔略渣,求别嫌弃,最后一秒还在修文系列

感谢阅读么么哒~
     
   
第二章.

一大早,喻文州手里端着饭食,向黄少天的屋子之处走去。

昨日把黄少天送至屋子后,虽说与叶家兄弟一同退了出去,但终究是放不下自家那许久未见的悲惨竹马,安顿好叶家兄弟说声抱歉,便匆匆回了黄少天的屋子。

叶家兄弟能在众旁支的挤兑下依然坐稳大少,二少的位置,自然是明事理的,何况黄少天也是他们幼时玩伴,心中也同样焦急万分。

喻文州在黄少天屋子里一直待到就寝,将他身上伤口都抹了药后,又努力说了许多事试图逗他开心,然而黄少天似是开了消音状态,只是哭着笑,笑着哭,看的喻文州是万分心疼。

当初江南,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喻家黄家的两位小少爷一位沉静,一位活泼,日日形影不离,若不是两人皆为男子,还皆为孩童,怕是都会以为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了。

如今....喻文州在房间门口站定,叹了口气。

黄家不再,喻家独大,虽因平时速来温和待人的态度免去了不少麻烦,但流言蜚语仍是无法避免,甚至有人猜疑是喻家为了自身地位而使诈灭了黄家,父亲近几年也是衰老了不少。又有多少人,还记得当年的黄家小公子呢。

谁又能料到当初那个阳光活泼语速快到让人接不上话的小公子,竟变成如今这样一个不发一言为填饱肚子甚至可以去偷的沉默少年。

收回思绪,喻文州抬手轻轻敲了敲门:“少天,起了吗?”

屋内没有任何声音。

心中涌起一种莫名的慌乱感,喻文州匆忙一把推开了门,看清屋内却立刻放轻了动作。

黄少天蜷成一团嘟嘟哝哝的小声说着梦话

“爹....娘.......不要.....呜呜.....放开他们...”

喻文州心中百感交集,好不容易找回以为此生再不能相见的自家竹马本是一件乐事,谁知如今竟落魄至此,连见面以来听到的第一句话都是这般,喻文州又想起昨天抱着黄少天时手中的重量,阴沉了脸。

“少天!少天!醒醒!.....”喻文州拍了拍黄少天,将他从噩梦中唤醒,“起来吃饭吧。”

中午吃饭时,叶家兄弟过来看望黄少天,叶修拿着一把扇子悠悠的摇。

“哟,少天,好久不见,下午一起出去逛逛?”

喻文州给狼吞虎咽的黄少天递过去一杯水,摇了摇头“最近梅雨天气,出去游玩若是恰逢大雨,少天身上伤口恶化怕是又要吃一番苦头,待少天身上伤养好之后,我自然会答应。但如今,便算了吧。”

叶修点了点头“也罢,是我疏忽了,少天好好养伤,前几日听说义斩要拍卖你们家那把冰雨,正好到时候我与叶秋恰巧经过,便为你拍下来作礼物吧。”

喻文州心中一动,“消息属实?确认真是冰雨?”

叶修递过去一封信:“嘉世刚刚传来的消息,应该无误。对了,文州,我有点事,一会去你书房找你。”

喻文州展开信草草看了一番,确认消息无误后,凝重的看了他一眼,“好,冰雨的事情,也劳烦帮忙了”

冰雨乃当初黄家第一兵器,名动全江湖,如今竟沦落至被拍卖的地步。

趁着黄少天午睡的时候,喻文州回到书房打理喻家最近搜集到的情报。

叶修踏门而入,喻文州抬起头“何事竟不能让他人听到?”

“你知道我想说什么,最近风头这么紧,你把少天就这么带回来真的好吗?”

“有何大碍?天机阁既已查证黄家为无辜受害,带回来还有何人敢乱嚼口舌?”喻文州放下笔,给叶修和自家倒了一杯茶。

“......你明明知晓.....”叶修叹了口气,持起茶杯转移话题“说到天机阁,你可听说张新杰?”

“如果你说的是前几天定下的那位下任阁主。”

“是,听起来,下一任阁主非他莫属。”

“前几日听他人说张新杰做事缜密,一丝不苟,是难得的人才。若真是这样,天机阁让他管理最为妥善。”

“的确,天机阁庞大的情报系统可真不是一般人所能控制的。”叶修轻轻颔首赞同

“不过听说他最近和韩家大少爷走的很近。”

“韩家?哪个韩家?大漠那边那个?”

“是,不然还有哪个,还有百花的大少爷和呼啸山庄那边的一个家伙。”

“这是.....开始着手准备天机的下任阁老了么。”

“极有可能,若是联合了这四家之力....天机阁....真是棘手啊。”喻文州凝重的蹙起了眉

叶秋走了进来,“兄长,信我已经传出去了,该走了。”

“怎么?”喻文州惊讶的看向叶修,“这么快就要走了?”

“嗯,这几天来你这其实就是...避难来了,我打算脱离嘉世。所以这次才找了叶秋来。”叶修苦笑一下。

“嘉世有变动?”喻文州抓住了叶修话中的隐藏意思。

“是。”

“你走了嘉世如何填补空缺?最近也没听江湖中谁有大的变动........是悬赏猎人?他们要用那个后起之秀孙翔来代替你?”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叶修淡笑着默认

“真是......狡兔死走狗烹。你打算怎么办?苏沐橙还在嘉世吧?”

“等过段时间她把任务做完,我有把握让她毫发无损的脱离出去。”

“那你呢?准备干什么?”

叶修将手中的茶一饮而尽,“我?不过从头再来,又并非难事。你倒应该担心一下你自己,既然你选择带他回来,便好好护着他,你那点心事,瞒得住他人,可瞒不住我。叶秋,走了。”

叶秋向喻文州拱了拱手,“那么,文州,我们就此告辞。”

“一路平安,嘉世那边,我会替你们留意些的。”

“好,多谢。”

待两人走的看不见身影后,喻文州食指轻轻叩击杯壁,“.....心....事....么?”

离开喻府,叶秋加紧几步,走到叶修身边为他撑起伞:“兄长,你刚才说的心事....是指何事?”

叶修瞥了他一眼:“与文州相处这么多年,你见过几次他如昨日那般失控的?”

叶秋怔住,“难道.......?”

叶修似笑非笑“说是心事还是好听些的,依我来看.....”

与此同时,书房中,喻文州自嘲般笑了笑,抬头看向窗外不知何时下起来的细雨,

两人的声音重合在一起,

“哪里是心事?这明明早已成了.....”

“执念啊.....”

呐呐呐,喻黄,古风,联文开始准备~ @宸喃ʚ💋ɞ/原泽白 ,请多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