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清辞

清辞,请辞

中学时代的双花

给好闺蜜的生贺 @≮绿蕊★紫蓝≯ 生日快乐啊

求小蓝心....阿不,小红心小蓝手

私设中学时代,然后现在是高二。

----------------------------------------------------------------

   初中的时候大孙和乐乐是一个班的,

   也不记得是因为什么玩到一起去的了,

   大概是军训?

   管他呢。。

   总之,后来的三年他们的圈子里只有彼此。

   要是一个生病走了,另一个也只能在下午的体育课里偷偷看手机。

   悲催的是张佳乐是没有手机的,原因是据张妈说,怕坏了。

   二乐的幸运e从此体现。

   平常体育课的时候,班里大部分人都是三五成群。

   双花就坐在操场东南角的秋千上聊天。

   聊游戏,聊动漫,聊八卦,天南地北都聊过。

   有时候张佳乐想要重温一下童年就说,大孙你推我一下啊,推我一下,我荡会秋千。

   孙哲平就会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他了一会,叹了口气,过去推他。

   夏天的时候班里的其他同学聚在秋千旁聊天,借着秋千旁的大树躲避阳光。

   他俩就去主席台背对阳光的那面坐着。

   没什么聊的时候,孙哲平就坐在主席台的台阶上看手机。

   张佳乐就跟着看,有的时候被阳光晒着,张佳乐就靠在孙哲平身上睡着了。

   岁月静好,时光无忧。

  下课的时候再被孙哲平摇醒,一边拌嘴一边走回教室。

   三年很快的就过去,但中间还有很多难忘的回忆。

   每年的运动会都一起去买零食,每样买两份,然后分着吃。

    每天早上嗷嗷叫着抄作业。

   上课睡觉的时候被老师点到后面,和坐在后面的孙哲平相视一笑。

    体育考试的时候孙哲平嫌弃的看一眼气喘吁吁的张佳乐,然后催着他快点跑。

    平常大课间跑操的时候一起躲在教学楼里看着即将累成狗的同学偷笑。

   其实张佳乐和孙哲平的性格完全不一样,但不知为何,就这么凑到了一起,一直玩了整整三年。

   然后就是中考。

   中考之前老师说把自己目标的高中写在纸条上放进盒子里。

    孙哲平和张佳乐都写的一中。

    最后孙哲平进了一中,而张佳乐已差了3分的成绩去了仅次于一中的二中。

   二中和一中离得特别远,大概距离有了半个城市。

   孙哲平的家在二中附近,而张佳乐的家在一中附近。

   所以每天早上他俩都碰不到。

   最幸运的也就是在一擦而过的公交车上看见彼此,笑着点点头。

   不过他俩的友谊倒是从来没淡过。

   拼着被张妈说的风险,张佳乐每个假期都要抽出一周的时间去和孙哲平出去浪。

   高一也就这么过去了,高二的时候张佳乐突发奇想要去上自习。

   准确的说是周末去自习室。

   张佳乐问孙哲平有没有什么推荐的自习地方。

   孙哲平想了想推荐了图书馆。

   有WiFi,还很安静,还有电子阅览室,旁边一家小吃店卖的汉堡和鸡米花还很好吃。

   于是张佳乐每周末的上午都去孙哲平家楼下,和孙哲平一起坐公交去图书馆。

   然后在那自习五到六个小时,中间抽出来点时间出去吃饭。

   图书馆还离城市最大的商场很近。

   有时候实在不想学习,张佳乐就拉着孙哲平去商场里买饼干,买蛋糕,买币子打游戏。

   孙哲平总是一脸嫌弃的说张佳乐,你不是来学习的吗?怎么还要出去。然后跟着张佳乐到处疯。

  然后....

  然后会发生什么?

  我也不知道。

  因为,

  未来啊,是要自己去创造的。

  不是吗?

----------------------------------------------------------------
写这个的时候特别有感触。

这是我们认识的第四年了。

我还是固执的把她当做我最好的朋友。

这四年,我只有她一个闺蜜,剩下的都只能称作是朋友。

数学老师说初中的友情是最纯的。

因为那时大家都没有心机。

现在想想,也的确是这样。

筱筱今年高二,分了新班。

但感觉所有人都特别难接近。

算了,不说这个了。

祝我永远的闺蜜,生日快乐!ヽ(•ω•ゞ)

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