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清辞

清辞,请辞

【喻黄】十二

本小可爱前来接文~

前篇戳这个家伙   @宸喃ʚ💋ɞ/原泽白 ,小白辛苦啦~

文笔略渣,求别嫌弃,最后一秒还在修文系列

感谢阅读么么哒~
     
   
第二章.

一大早,喻文州手里端着饭食,向黄少天的屋子之处走去。

昨日把黄少天送至屋子后,虽说与叶家兄弟一同退了出去,但终究是放不下自家那许久未见的悲惨竹马,安顿好叶家兄弟说声抱歉,便匆匆回了黄少天的屋子。

叶家兄弟能在众旁支的挤兑下依然坐稳大少,二少的位置,自然是明事理的,何况黄少天也是他们幼时玩伴,心中也同样焦急万分。

喻文州在黄少天屋子里一直待到就寝,将他身上伤口都抹了药后,又努力说了许多事试图逗他开心,然而黄少天似是开了消音状态,只是哭着笑,笑着哭,看的喻文州是万分心疼。

当初江南,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喻家黄家的两位小少爷一位沉静,一位活泼,日日形影不离,若不是两人皆为男子,还皆为孩童,怕是都会以为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了。

如今....喻文州在房间门口站定,叹了口气。

黄家不再,喻家独大,虽因平时速来温和待人的态度免去了不少麻烦,但流言蜚语仍是无法避免,甚至有人猜疑是喻家为了自身地位而使诈灭了黄家,父亲近几年也是衰老了不少。又有多少人,还记得当年的黄家小公子呢。

谁又能料到当初那个阳光活泼语速快到让人接不上话的小公子,竟变成如今这样一个不发一言为填饱肚子甚至可以去偷的沉默少年。

收回思绪,喻文州抬手轻轻敲了敲门:“少天,起了吗?”

屋内没有任何声音。

心中涌起一种莫名的慌乱感,喻文州匆忙一把推开了门,看清屋内却立刻放轻了动作。

黄少天蜷成一团嘟嘟哝哝的小声说着梦话

“爹....娘.......不要.....呜呜.....放开他们...”

喻文州心中百感交集,好不容易找回以为此生再不能相见的自家竹马本是一件乐事,谁知如今竟落魄至此,连见面以来听到的第一句话都是这般,喻文州又想起昨天抱着黄少天时手中的重量,阴沉了脸。

“少天!少天!醒醒!.....”喻文州拍了拍黄少天,将他从噩梦中唤醒,“起来吃饭吧。”

中午吃饭时,叶家兄弟过来看望黄少天,叶修拿着一把扇子悠悠的摇。

“哟,少天,好久不见,下午一起出去逛逛?”

喻文州给狼吞虎咽的黄少天递过去一杯水,摇了摇头“最近梅雨天气,出去游玩若是恰逢大雨,少天身上伤口恶化怕是又要吃一番苦头,待少天身上伤养好之后,我自然会答应。但如今,便算了吧。”

叶修点了点头“也罢,是我疏忽了,少天好好养伤,前几日听说义斩要拍卖你们家那把冰雨,正好到时候我与叶秋恰巧经过,便为你拍下来作礼物吧。”

喻文州心中一动,“消息属实?确认真是冰雨?”

叶修递过去一封信:“嘉世刚刚传来的消息,应该无误。对了,文州,我有点事,一会去你书房找你。”

喻文州展开信草草看了一番,确认消息无误后,凝重的看了他一眼,“好,冰雨的事情,也劳烦帮忙了”

冰雨乃当初黄家第一兵器,名动全江湖,如今竟沦落至被拍卖的地步。

趁着黄少天午睡的时候,喻文州回到书房打理喻家最近搜集到的情报。

叶修踏门而入,喻文州抬起头“何事竟不能让他人听到?”

“你知道我想说什么,最近风头这么紧,你把少天就这么带回来真的好吗?”

“有何大碍?天机阁既已查证黄家为无辜受害,带回来还有何人敢乱嚼口舌?”喻文州放下笔,给叶修和自家倒了一杯茶。

“......你明明知晓.....”叶修叹了口气,持起茶杯转移话题“说到天机阁,你可听说张新杰?”

“如果你说的是前几天定下的那位下任阁主。”

“是,听起来,下一任阁主非他莫属。”

“前几日听他人说张新杰做事缜密,一丝不苟,是难得的人才。若真是这样,天机阁让他管理最为妥善。”

“的确,天机阁庞大的情报系统可真不是一般人所能控制的。”叶修轻轻颔首赞同

“不过听说他最近和韩家大少爷走的很近。”

“韩家?哪个韩家?大漠那边那个?”

“是,不然还有哪个,还有百花的大少爷和呼啸山庄那边的一个家伙。”

“这是.....开始着手准备天机的下任阁老了么。”

“极有可能,若是联合了这四家之力....天机阁....真是棘手啊。”喻文州凝重的蹙起了眉

叶秋走了进来,“兄长,信我已经传出去了,该走了。”

“怎么?”喻文州惊讶的看向叶修,“这么快就要走了?”

“嗯,这几天来你这其实就是...避难来了,我打算脱离嘉世。所以这次才找了叶秋来。”叶修苦笑一下。

“嘉世有变动?”喻文州抓住了叶修话中的隐藏意思。

“是。”

“你走了嘉世如何填补空缺?最近也没听江湖中谁有大的变动........是悬赏猎人?他们要用那个后起之秀孙翔来代替你?”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叶修淡笑着默认

“真是......狡兔死走狗烹。你打算怎么办?苏沐橙还在嘉世吧?”

“等过段时间她把任务做完,我有把握让她毫发无损的脱离出去。”

“那你呢?准备干什么?”

叶修将手中的茶一饮而尽,“我?不过从头再来,又并非难事。你倒应该担心一下你自己,既然你选择带他回来,便好好护着他,你那点心事,瞒得住他人,可瞒不住我。叶秋,走了。”

叶秋向喻文州拱了拱手,“那么,文州,我们就此告辞。”

“一路平安,嘉世那边,我会替你们留意些的。”

“好,多谢。”

待两人走的看不见身影后,喻文州食指轻轻叩击杯壁,“.....心....事....么?”

离开喻府,叶秋加紧几步,走到叶修身边为他撑起伞:“兄长,你刚才说的心事....是指何事?”

叶修瞥了他一眼:“与文州相处这么多年,你见过几次他如昨日那般失控的?”

叶秋怔住,“难道.......?”

叶修似笑非笑“说是心事还是好听些的,依我来看.....”

与此同时,书房中,喻文州自嘲般笑了笑,抬头看向窗外不知何时下起来的细雨,

两人的声音重合在一起,

“哪里是心事?这明明早已成了.....”

“执念啊.....”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