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清辞

清辞,请辞

对面的!放开我家亲爱的!

 @宸喃ʚ💋ɞ/原泽白  @师傅住在断腿堡 哒春节点文~提前发的,预祝春节快乐啾~

喻黄双花,闺蜜组,私设隔壁,日常欢脱向。

开~始~啦~
          
          
喻文州和孙哲平最近气压很低。

偏偏家里那两只不长心的还看不出来。

喻文州:“少天啊,明天一起去吃晚饭啊?”

黄少天:“诶队长你说什么,啊明天晚上我和张佳乐约好了去看电影来着,队长队长你看这件衣服配这条裤子好不好看?这回可不能让那个二乐嘲笑我衣品差了.....”

喻文州温笑着“咔嚓”掰断了手中的笔。

另一边,

孙哲平挥了挥手里的两张票“诶,乐乐最近出了个新电影叫xxx的,感觉挺有意思的,明天晚上去看啊?”

张佳乐愣愣的看向他:“啊?大孙你说那个电影么?我和黄少约着去看了啊。诶你竟然买票了!那我就拿走了啊,谢谢大孙~”

孙哲平把手指捏的“咯嘣”响,从牙缝里蹦出三个字

“不!客!气!”

晚上,黄少天张佳乐皆十分胆大的以“明天要出去玩”的理由拒绝了喻文州孙哲平的同床共枕的要求,独占了主卧并把他们赶到了客卧。

喻文州孙哲平:自家小受不听话,多半是皮了。

........

第二天早上。

大星期天本准备睡个好觉的孙哲平在客卧听到了特别响的敲门声,伴随着黄少天的大嗓门。

“二乐二乐二乐!起床了起床了起床了!”

孙哲平快速下床收拾自己,想拉开门教训一下黄少天不要大清早扰人清梦。

至于张佳乐早早起床?抱歉,你是在开玩笑么?

那个天天拉都拉不起来,10点多吃早饭都恨不得一头栽碗里的张佳乐会自己早起?

结果孙哲平正在洗漱呢,就听见外面张佳乐一声吼,

“大孙!我出门了!”

“嗯!.....嗯?!!!”

孙哲平匆匆忙忙的漱掉了口里的泡沫。

出了门就看见穿戴整齐的张佳乐窜了出去。

“!!!!!!”

孙哲平站在门口,一脸懵的看着黄少天张佳乐的背影。

然后回头看到了温笑着但仍能看出一脸低气压的喻文州。

孙哲平走到了喻文州的面前同情的拍了拍他的肩。

“小喻啊,咱俩聊聊?”

..........

晚上黄少天和张佳乐同时到了家,

开门的喻文州孙哲平看了看彼此,了然的点了点头。

随即同时关上了门。

据说第二天早上,黄少和二乐都没下来床。

喻文州给黄少天煮了小米粥,

端过去的时候,黄少天正在玩手机。

qq界面,备注“张佳乐”

喻文州:........

与此同时,喻文州手机“叮铃铃”响了起来

黄少天看了他一眼“队长你来电话了!”

喻文州看了眼手机,淡定的放下碗,拿着手机走出了卧室。

他划开手机。

孙哲平:“小喻你他/妈管好你家黄少天!!!%#“**%#*&$¥.......”

喻文州立刻就把手机挂了。

孙哲平:.......

再打,不接

几分钟后,喻文州家的门被人敲响。

喻文州拎起外套,向屋内喊了一句,

“少天,我和孙前辈出去一趟,你把粥喝了!”

“知道了!”正专注于聊天的黄少天,连话都变少了。

喻文州挑了挑眉,随即走了出去,开门,温润的笑

“孙前辈,我们...还是出去聊吧?”

孙哲平看着他的笑容,心里“咯噔”一声,

好像有谁要倒霉了。
           

正文完结~然后是番外~(暖暖暖)

喻文州回去的时候,床头柜上的粥已经凉了,黄少天依旧在捧个手机聊聊聊

喻文州腿顶在床边,一伸胳膊,把黄少天的手机抢了过来,扔到一边。

“诶诶诶?队长你干什么???我和张佳乐还没聊完呢???”

“没事,”喻文州低下头,“反正一会他也碰不到手机了。”

“啊??队长你什么意思??”

喻文州看着他,没说话

黄少天被他看的心里发毛

“队长你怎么了?”

“队长?”

“队长队长队长???”

黄少天还想说话,却被喻文州轻轻堵上了嘴。

“看你天天和张佳乐聊的这么开心,我吃醋了,字面意思”

黄少天表示,他真是第一次见到队长的这个样子。

黄少天自觉理亏,

自觉理亏的黄少天便没有做任何反抗,

自觉理亏的黄少天哭着求原谅,

自觉理亏的黄少天第三天也依旧没能下的来床。

隔壁双花套路类似,

自觉理亏的张佳乐也瘫在床上待了3天。

从此之后,闺蜜组就此淡漠。

孙哲平+喻文州:小受皮了怎么办?3天就好了。(计划通√)


评论(4)

热度(20)